您的位置:職業餐飲網>>餐飲管理>>經營策略>>正文

一家餐飲企業的28天電商自救路!

疫情之下,我們聽到了一大批餐飲品牌的自救聲音:喜家德、巴奴毛肚火鍋、老鄉雞、西貝、海底撈……這些頭部餐飲品牌的自救措施,對其他餐飲企業的自救行動起到了一定的參考意義!

最近,小編觀察到曾經憑一碗“北大碩士粉”紅極一時的霸蠻米粉(原伏牛堂)創始人張天一,通過微信爆出了自己的驚心動魄的“28天電商自救之路”,在餐飲堂食業務歸零的慘境下,如何借力電商分銷,實現半成品速食米粉全渠道銷售增長300%,直接賣斷貨……

1

“年末突擊開十幾家新店,卻撞上疫情,收入基本為0”

大學畢業后,我創立霸蠻米粉這個餐飲品牌。

5年過去,霸蠻基本在北京各個主要購物中心都開了店。

2020年1月,霸蠻米粉正在快速擴張,我發了條朋友圈:“今天起一天一家店,直到年30”。

如果能穿越回19年底,我絕對不會再做出年末突擊開十幾家新店的決策。

之前所有的狂飆突進現在都變成沉重得喘不過氣的壓力,變成了一個月近2000萬的成本費用支出,同時門店收入基本為0。

這樣的情況從1月中下旬開始算,已經持續了2個14天。

居民在隔離,我們這樣的企業也在自我隔離,可我們還能堅持幾個隔離周期呢?不知道。

西貝說自己活不過3個月時,很多網友不相信。實際上經營企業的都知道,現金流是企業的動脈血液。人切了動脈,哪怕這個人像施瓦辛格一樣強壯,割了動脈失血死亡也就是10分鐘的事情。

同理,企業不管大小,沒了現金流,持續失血死亡也就確實是幾個月的事。何況是我們這樣正好決定按下發展快進鍵的餐飲企業,本來抱著子彈打空的心態舍命狂奔,卻迎頭撞上疫情。

2

每天開會,找解決辦法

“人活的是精氣神,這口氣松了,就真全完了”

有人說時代的一粒沙落在個體頭上是一座山。那疫情這座山砸到我們企業頭上這一個月來,我感覺是扛了座珠穆朗瑪。

但我知道:

工資要保,大幾百號員工背后是數百個家庭,不管怎樣,霸蠻絕不在此時裁員;

供應商貨款也得想辦法東挪西湊兌付,上下游都是關聯影響,誰都不容易;

房租得付,當然感謝許多像萬達這樣的中國好房東對我們進行了房租減免;

創業這幾年,我最喜歡的是軍事家克勞塞維茨的一段話:

戰爭打到一塌糊涂的時候,將領的作用是什么?

就是要在茫茫黑暗中,用自己發出的微光,帶領隊伍前進。

誰挺住了最后一口氣,勝利就屬于誰。

最近這段時間,每天早上6點天不亮我就起床,坐在辦公桌邊,把這段話看三次。

然后就和家里的柴犬大眼瞪小眼,腦子里轉著各種念頭等直到天亮。熬到8:30,估摸團隊差不多有人起床了,就和團隊陸續開各類視頻電話會。

說到底,是想和人聊聊天。

老實說,業務沒收入,能討論的方法辦法早就討論過,未必每天開會也未必能討論出什么新點子來。

但是我一直覺得,人活的是精氣神。這口氣要是松了,就真全完了。

3

從線下轉戰“電商”,銷售增長了300%

活人不能讓尿憋死,我們也不能躺在家里聽天由命,還得絞盡腦汁想辦法。

轉機發生在幾天前,有天早會我合伙人討論到這樣一件事:

作為一家餐飲企業,我們之前一直都有電商業務,在天貓等電商渠道銷售一些我們自己的半成品速食米粉。他那天突然發現我們的后臺數據有增長。

于是我們猛然反應過來,東方不亮西方亮:

消費者都宅在家里,不外出就餐,或許會傾向于在家囤些半成品速食米粉。

(圖:霸蠻的半成品速食米粉)

思前想后,幾百號門店伙伴得找點事做,既然餐飲短時間干不成了,那就立馬行動讓門店伙伴們銷售半成品米粉試試:

我把門店伙伴集中起來,建立新媒體小分隊。線下服務人員,都去做新媒體測評投放。全員去尋找抖音達人、微博博主,加大我們的MCN內容宣傳力度。我們給博主快遞我們的產品,讓他們測評。許多博主了解到我們的困難,都表示了對我們很大的支持,給我們發了不少測評視頻。

我們做了全員微信分銷系統,讓門店的伙伴作為分銷員。我們的伙伴找到我們此前積累的幾百萬用戶會員,進行半成品速食米粉的分銷,門店半成品米粉訂單一下子也驟增。

最近這三五天,對我而言是夢幻般翻轉的幾天。我們的半成品速食米粉在天貓等各個渠道上的銷售增長了300%,直接斷貨。

電商爆了單,客服忙不過來,我就把我們之前在門店做服務的小伙伴集中起來,組成電商客服小分隊。線下沒服務做了,都轉成線上客服。

( 線下服務伙伴,全部轉型線上客服)

還得感謝我們的供應商。餐飲門店沒有生意,不需要進貨了。

但是生產電商半成品速食米粉的需求,讓供應商也有了大量電商業務的訂單。

但各地工廠剛剛復工,工人許多也沒回來,他們加班加點對我們的供應進行支持。

當晚上我看到供應商發的朋友圈時,直接淚奔:

這里不得不感謝下天貓,天貓改變了賬戶的提款期限限制,當天交易可以T+0從賬戶中提款。

于是天貓網商銀行成為了我們現在唯一有寶貴現金流進來的渠道。

對我們這樣本來顆粒無收的餐飲企業而言,算是救了命。

天貓也關注到我們這樣餐飲企業的困難,主動和我們聯系,探討能否利用天貓和我們的門店完成更多電商化轉型的動作。

既然發現了電商的需求,我們接著又用最快的速度去完成盒馬這類商超渠道的補貨,讓我們的半成品速食米粉也能出現在貨架上,居然也銷售一空。

(霸蠻速食半成品米粉在貨架上)

思路打開了,我想我們利用我們的線上運營能力還能幫到更多餐飲企業。

于是我們啟動了幫助餐飲企業代運營電商的業務,已經有餐飲客戶伙伴與我們進入簽約流程。

電商的增長不足以抵消餐飲業務歸零帶來的巨額虧損,日子也還是難,但人怕的是閑著,只要有事干,也就有了希望。

說句實話,創業這幾年,沒幾天日子好過,壞消息總是比好消息多。

日子久了,我也有經驗了,干脆在辦公室掛了一幅字:

“Shit Happens”(就知道沒好事)

(圖:年初二,一個人坐在辦公室對著這幅字發呆)

之所以掛著這幅字,是因為我發現人只要到了極度悲觀時,樂觀的種子也就開始發芽。當時覺得過不去的坎,每次回頭看來其實也都沒啥。有很多時候也發現是自己嚇自己。

這次疫情,對我們的社會,對我這樣的創業者而言,顯然是許多挑戰中最大的一次。之所以寫下這篇文章,我是想通過我們的經歷和大家傳遞一些積極和樂觀的因素,事情已經“Shit”了,我相信人只保持那股子勁,希望之花會”Happens”.

一切盡快好起來罷。

張天一 2020年2月24日 于海淀.求缺齋

天堂乐fun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