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場餐飲成復工后“重災區”,10大困難讓商場餐飲難恢復!

復工,是餐飲人在疫情期間最想聽到的詞。

可如今真的漸漸復工后,餐飲似乎沒有期待中的興奮。

尤其是商場餐飲成了復工后的“重災區”。

記者采訪,“商場餐飲”復工后主要有以下10大難題:


1

慘不忍睹!

商場沒人、餐廳更沒人


復工了,但商場根本沒人,甚至商場工作人員比顧客還多,這是復工后商場的現狀。

杭州某知名連鎖品牌合伙人告訴我:

我們門店全部都在商場,復工開業的日子比停業時還難,商場基本沒人,營業額不到以前的20%!

他感慨地說:現在真羨慕那些街邊店,看他們恢復比商場餐飲都快……


2

勉強開業!

只能做外賣、成本撐不住

目前還有不少地方的商場只允許做外賣,堂食開放需要層層審批。

廚創東北味道創始人告訴記者:

外賣平臺的扣點很高,幾乎在賠錢賺吆喝,成本根本撐不住……

3

進商場登記測溫程序繁雜

嚴重降低商場消費恢復

幾乎全國商場都規定,進商場前要掃碼登記、測體溫、戴口罩等。

某些地方的商場還規定,進入商場的餐廳就餐,還要求餐飲商家再次給顧客測體溫及掃碼登記。

一些商場甚至關閉了其他大門,只留一個出入口,導致掃碼、測體溫等,還需要排隊。

這一措施,不僅令顧客覺得繁瑣,讓本就不多的人流量再次被截堵。

還有,一些商場規定餐飲必須掃碼點餐結賬,不支持柜臺點餐,這對于一些不會使用手機的中老年人來說,無疑是增加了麻煩。

4

單人入座就餐

變相趕走了顧客

雖然開放了堂食,但顧客不得面對面就餐,且就餐人員間隔不少于1米。

有的地方嚴格控制就餐人數,禁止接待群體就餐。

這些規定對本就是聚餐消費的商場餐飲來說,無疑是將大部分來消費的顧客拒之門外,對營業額更是雪上加霜。

一位餐飲老板無奈地吐槽:三個朋友一起吃飯,分三桌,咋吃啊?

5

進退兩難!

不撤:賠錢!撤:賠得更多!

前幾天,有個餐飲老板給記者吐槽:

創業靠自己,開商場店就得“拼爹”,我拿個商場鋪位用盡了半輩子的關系。

現在左算又算復工后也難以撐下去,跟商場溝通想提前撤離,對方告知20多萬的保證金不退!

我真是進退兩難!

現在,真希望自己是街邊店!

6

非剛需性、低頻的特點

導致商場餐飲恢復慢

疫情期間,恢復最快的是老鄉雞、喜家德等快餐品牌。

這些品牌的特點就是剛需高頻。

而商場餐飲是非剛需性特色餐飲,多為體驗型消費、場景式消費和改善式用餐消費。

對顧客來說,商場餐飲并不是剛需,而是一種改善型消費,用餐頻次較快餐品牌低。

這也導致商場餐飲疫后恢復比快餐品牌慢。

7

商場強制開業!

免租成泡影

一餐飲老板反映:

復工后遇到的第一件事,開門沒迎來客人,反倒迎來了催租金的。

“商場為了吸引人氣,強制讓餐飲開業,我們被告知:

不按規定開業,前面的免租都失效……”

一位山西的餐飲老板告訴記者:

他的五家餐廳停業一個多月顆粒無收,所在商場依然收取高昂房租。

在當地鼓勵商場開業后,為了吸引人氣,商場強制讓他的餐廳開業

因為擔心疫情后被商場勸退,所以他硬著頭皮開了業。

“在請求減免租金時屢遭白眼,商場覺得我們小餐飲可有可無,我們跟那些個‘總’去談降租,基本上白聊,人可能還恨上你,給你穿小鞋。”

8

電影院、ktv等配套未開工

間接影響餐飲生意

商場雖然復工,但因為疫情的原因,電影院、游戲廳、兒童游樂場、KTV等帶有聚集性質的配套系統還未開工。

加上疫情期間帶給大眾的過渡防范心理還持續,大眾進出商場的意愿還不強烈,所以不少商場出現了全場品牌員工人數多于商場一天人流量的尷尬情況。

這“慘不忍睹”的現狀,對餐飲品牌的直接影響就是:人流量下降,營業額低!

9

強勢催收租金!

不交錢就斷水斷電

3月11日,上海某商場的餐飲商戶相繼收到物業發的一份簡單word文檔,

通知大家交3月份的租金,如不交就停水停電。

一些商戶表示,2月份的租金可以抵扣3月份的,但物業不同意。

另有商戶表示當下餐飲人正困難,

希望租金可以緩交一個月,然而物業卻說“緩交可以,但緩交要算利息”。

這樣政策激怒了餐飲人。

對于商場的威脅,一些餐飲商戶不服拒交租金,結果第二天水電就被斷了,

商場還揚言“過兩天就發解約函”。

強勢催收,不交錢就斷水斷電。

近期這種情況并不是個例。

10

因排隊被舉報

好不容易盼來顧客被遣散

一湖南餐飲老板說:“我們被舉報了好幾次了!

我是賣包子的,我們門店在商場一樓、門口對外,一到中午會有上班族來打包帶走。

因為時間集中排隊挺多,被商場旁邊小區人舉報了,說我們這里聚集人。

只能讓顧客站到路邊,一波一波排隊……”

最后

全國餐飲都舉步維艱、艱難生存,特別希望商場、有關部門看到此文章,餐飲與商場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困難之時多伸援手,共克難關!

天堂乐fun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