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探!疫情后商場餐飲真實生存現狀:50家餐館,17家轉讓……

戰疫60多天, “解封”的好消息終于傳來!

3月25日起,湖北除武漢以外地區的人們可以離開湖北了!

疫情取得了明顯的階段性勝利,我們很多餐飲店也迎來了全面復工!

到底,一場疫情過后,商場餐飲發生了哪些變化呢?

職業餐飲網記者實地探訪了北京通州萬達廣場,它位于北京通州的核心地段,開業6年,總建筑面積60萬平方米,曾被喻為一艘全新商業旗艦,涵蓋了商場正餐區、負一層的地下餐飲、露天的萬達金街美食街這3種餐飲區,是非常具有代表性的商業綜合體,一起來看看吧!

一條街50家餐飲店,轉讓17家,

疫情后餐廳遭“洗牌”

通州萬達廣場就在記者住處附近,平時逛街、點外賣都繞不過它。

疫情之前,無論是工作日還是周末,這里總是非常熱鬧嘈雜,人擠著人,兒童小火車來來回回高調鳴笛穿過擁擠的人群,由于競爭激烈每個商家都扯著嗓子叫賣,隨便一家店都排著長隊,爆單的餐廳里工作人員汗流浹背,爭分奪秒地準備著餐食。

在餐企逐漸復工的當下,記者于周三,分別在中午飯點時(中午11點至下午1點半),晚上飯點時(晚上6點到7點半),去萬達金街、萬達廣場4樓正餐區、萬達廣場負一層這三個餐飲商戶最集中的地方逛了逛!

萬 達 金 街

1、曾經排隊2小時的網紅餐廳轉讓,沒能熬過這次疫情!

記者從北京通州北苑地鐵站出來,走30米就到萬達金街A區了。

就萬達金街A區的牌子上面,有家叫眼鏡小腰的燒烤店,曾經是排隊1-2小時的網紅餐飲店,也是北京幾家有名的燒烤連鎖店之一,記者過年前還和朋友去吃過一頓,本來琢磨最近再去吃一頓,但遲遲沒開門,走近一看原來是已經在轉讓了。

實探!疫情后商場餐飲真實生存現狀:50家餐館,17家轉讓……

(眼鏡小腰,疫情發生前人滿為患,黑壓壓的等位人群;疫情發生后,也貼上了檔口出租的告示)

從眼鏡小腰這個檔口往里走,就是萬達金街A區的主街道了。進去以后記者發現,一家店鋪挨著一家店鋪在轉讓!

記者數了數,以萬達金街A區主街道的1層為例,一條街一共50多家餐飲店,17家店都貼出了轉讓,有10家餐飲店還在關門歇業中。

實探!疫情后商場餐飲真實生存現狀:50家餐館,17家轉讓……

(萬達金街A區連著的3家餐飲店,全在轉讓)

實探!疫情后商場餐飲真實生存現狀:50家餐館,17家轉讓……

(去年的網紅茶飲品牌琉璃鯨也貼出了商鋪出租的告示。)

實探!疫情后商場餐飲真實生存現狀:50家餐館,17家轉讓……

(記者曾經點過幾次外賣的井盒炒飯,門面上著鎖,“出租”的告示已經貼了起來。)

2、有的餐廳顧客還在,店卻沒了,可惜了!

從萬達金街A區出來過個馬路到對面,就是萬達金街B區,B區背靠萬達廣場,而且東南西北四個方向都有居民樓和商戶,位置更好,所以很多餐飲店還在堅持。

萬達金街B區主街道的一層,記者數了數,一共有60多家餐飲商戶,轉讓的有4家,關門歇業的有14家。

實探!疫情后商場餐飲真實生存現狀:50家餐館,17家轉讓……

中午12點,記者路過這家店時,正好聽到有顧客說“吃冒菜吧!”,他正準備往里走,同伴拉住了他,“沒看到嘛,寫著此房出租呢,走吧!”

顧客還在,店卻沒了,可惜了!

萬達廣場負一層

在平時,顧客從萬達金街B區是能直接進入到萬達廣場里的,但由于疫情,商場只開放正門,記者不得不饒一圈才得以進入。

先是來到了萬達廣場負一層,有近10家餐飲店,沒有店轉讓,2家店關門歇業中,其他店都正常營業。

實探!疫情后商場餐飲真實生存現狀:50家餐館,17家轉讓……

(萬達廣場負一層,中午營業的和府撈面。)

萬達廣場四樓的正餐區

3、中午還營業的餐廳,晚上就關門了

從負一層坐扶梯出來,從正門進入萬達廣場里面,記者本來想坐電梯直接到4層餐飲區,但商場的電梯上寫著“只能下不能上,限坐3人”,記者只得坐扶梯一層層往上爬。

萬達廣場四樓的正餐區,有近30家餐飲商戶,沒有轉讓的,有5家店暫停營業,如漢堡王、北李媽媽菜等!

中午記者去的時候有一家奶茶店還在正常營業,當時有些渴還想著要不要點一杯奶茶,晚上再去的時候,就看到這家店的機器設備已經都收了起來,已經暫停營業了。

實探!疫情后商場餐飲真實生存現狀:50家餐館,17家轉讓……

(萬達廣場4層正餐區,有4-5家店暫停營業)

幾百平正餐大店無人問津,快餐小吃正在慢慢“醒”來!

這三個餐飲區加起來共150多家餐飲店,除了轉讓和暫時關門歇業的餐飲店,已經復工了的餐飲店生意怎么樣呢?

1、正餐恢復較慢,知名餐飲品牌飯點也就2-3人

萬達廣場4層正餐區,這里有20多家商戶在營業,外婆家、旺順閣,避風塘,DQ、大娘水餃、味千拉面,西十二街牛排、漢拿山、云海肴、許留山、蓉李記等知名餐飲品牌都在這里,但情況卻不太樂觀。

近2/3的店生意都很冷清,幾百平的店飯點只有2桌客,甚至是一個顧客沒有。

實探!疫情后商場餐飲真實生存現狀:50家餐館,17家轉讓……

當然,也不是全軍覆沒,有些店生意還是可以的,比如味千拉面、漢拿山烤肉、日式涮鍋就有一半的上座率。

因為萬達廣場4層正餐區中午的生意實在冷清,所以記者就想看看晚上正是吃正餐時,生意會不會好一些。

結果,晚上去了發現,生意甚至還不如白天!

味千拉面中午還有幾桌客,晚餐時一桌客都沒有了。中午還有些走動的顧客,晚上連個人影都看不到。

晚上燈火通明,很多餐飲店看似都在營業,但實際可能一個人都沒有,幾百平的大店就這樣從早到晚生生抗著,來光顧的顧客掰著著手指頭都能數出來。

2、快餐復蘇最快,賣米線的、賣黃燜雞的已經“爆單”了

在這個3個餐飲區中,萬達金街的人流量是最大的。

這里有一百多家餐飲店,大多售賣的都是剛需的小吃快餐,所以人流量相對較大。

實探!疫情后商場餐飲真實生存現狀:50家餐館,17家轉讓……

(中午飯點時,屬于3個餐飲區里人流量最大的萬達金街,逛街吃飯的顧客也稀稀落落。)

有兩家做黃燜雞米飯,和兩家做過橋米線的餐飲店,還有一家中式快餐店,店里都擠滿了人。

實探!疫情后商場餐飲真實生存現狀:50家餐館,17家轉讓……

(中午飯點時萬達金街生意最好的一家店,位于萬達金街2層,賣過橋米線,店里幾乎坐滿了人,過道里點餐的人正在排隊。)

實探!疫情后商場餐飲真實生存現狀:50家餐館,17家轉讓……

(萬達金街的一條快餐街,人流量最大。)

萬達金街B區2樓的這條街上,是中午整個萬達金街人流量最大的一條街,這里有犟骨頭、黃燜雞米飯、楊國福麻辣燙、過橋米線等各式快餐。

附近的上班族都集聚在這里吃飯,這里的店生意算最好的了,大多都有60-70%的上座率,但放眼望去,爆滿的店一共也就4-5家。

同樣地,萬達廣場負一層的10家餐飲店中,只有3家店有生意,一家做酸辣粉的、一家做花甲粉的,它們的上座率達到了50%,還有和府撈面的上座率達到了40%。

實探!疫情后商場餐飲真實生存現狀:50家餐館,17家轉讓……

(餐廳的顧客一人坐一桌,進行堂食用餐)

中午逛完1點半左右,記者拖著疲憊的身體,順手去一個快餐店里打包了一份腸粉回家,店里有3名顧客,老板告訴記者,“這兩天生意已經在慢慢好轉了,但有人上班了有人沒上班,要想恢復以前的水平還差得遠。”

晚上逛完,記者去到了一家以前常去的米粉店吃飯,這是疫情2個多月以來記者第一次吃的堂食,去的時候是7點半左右,店里還有3桌顧客,等記者吃完快8點店里已經沒有了人,而平時這個時候還會有人陸續進來。

但大部分快餐店里,都沒啥生意,堂食接待的顧客數都是在3-5人之間,偶爾有1-2個外賣騎手過來取餐。

相比較其他業態,快餐恢復得最快,但無論是客流量還是翻臺率,和以前都沒法比。

3、走食類小吃復蘇較快,偶爾也排隊!

如果說中午是快餐店的天下,那晚上就是走食類小吃的天下。

賣奶茶的、賣炸臭豆腐的、賣烤冷面都、賣烤串的、賣雞排的走食類小吃都慢慢有了生意。

像coco奶茶、文和友臭豆腐、阿芮烤雞爪、阿甘鍋盔等知名品牌門前,也會時不時地排起隊!

但生意也遠不如從前,因為放在平時,這些店無論你什么時候去,都是要做好排隊30分鐘的準備的!

實探!疫情后商場餐飲真實生存現狀:50家餐館,17家轉讓……

(平時的排隊王正新雞排店里也就3名顧客,還有1個外賣小哥。)

實探!疫情后商場餐飲真實生存現狀:50家餐館,17家轉讓……

(萬達金街的周圍,已經被藍色的餓了么騎手和黃色的美團外賣騎手給包圍了,有些外賣騎手所幸就呆在這附近“等待接單”。)

職業餐飲網小結:

這次疫情,對餐飲業真是毀滅性的打擊!

雖然各地餐飲店都已經復工了,但生意要想恢復一時半會兒還很難!

有餐飲老板說,“重病后你以為那么好恢復?苦日子后邊呢!”

“重病“后的恢復工作確實比較難,但情況也一天天在好轉,堅持到此時的餐企,曙光已經來了!祝愿你們生意早日恢復!再創佳績!

天堂乐fun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