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虧光所有積蓄,我哭著離開了餐飲業……”

在河南鄭州開連鎖餐廳的趙老板在房東面前哭了:

“求求你把8萬押金還給我!這是我的救命錢!我開的餐廳已經停業2個月了,一個月幾十萬的房租承擔不起,要關門了,我實在是沒錢了,住的房子已經賣了,老婆孩子都回老家住了,員工天天吃蘿卜。”

趙老板忍不住哭了

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

房子賣了!車子賣了!積蓄歸零!辛辛苦苦起早摸黑打拼多年,卻一夜回到了解放前!

疫情之下,有人等到了短暫的報復性增長,而有人卻“破產”了!

委屈也罷,不甘心也罷,殘酷的現實面前,一些餐飲人只能在2020年春暖花開的時候,哭著離開餐飲業

1

“一個月房租幾十萬,

撐不住了,我把房子賣了還欠債!”

“受疫情影響,我的資金鏈斷出了問題,我已經把住的房賣了,支撐著我開的幾家餐廳,但加起來一個月的房租就要幾十萬,現在我已經崩盤了,一分錢都拿不出來了,實在是撐不下去了!房東那押著我8萬押金也要不回來!”

說這話的,是上文提到的的趙老板,他在河南鄭州開連鎖餐廳,開的餐廳名叫知青老食堂,開了5-6年了,家家都是大眾點評收錄了四五年的“老店”,主賣豫菜,人均40-50元,招牌魚頭和知青風的裝修是其特色,疫情來襲之前,也攢下了不少回頭客。

沒想到疫情的發展,改變了一切。

“這關門一關就是2個多月,沒有收入,還要不停開支,現金流出了問題,我現在把我住的房子已經賣掉了,老婆孩子都在老家住著!我實在是撐不下去了!”

這個時候,員工租的房到期了,到期了房東不讓住了,也在他老家住著!會員看到店鋪轉讓的告示,來店里做結算,但他一分錢都沒有,只能把酒抵給人做結算。

“我從老家拉來了一些蘿卜到店里,讓員工吃。

說實話我也想讓員工吃點兒好的,但沒有辦法了!幾個店加一塊兒,一個月光房租就幾十萬,我住的房子已經賣了都還欠著債,欠員工、供應商、會員的錢……我現在實在是一分錢都拿不出來了,就剩下這一包蘿卜了,店里都是一個蘿卜一個蘿卜地吃!

房東那兒還扣著我8萬押金,我房租不要了,剩余的轉讓費也不要了,只要拿回8萬塊的押金就行,要回來給會員、員工、供應商做結算,這8萬塊對俺太重要了,說白了就是俺的救命錢!”

趙老板沒有拖欠房東房租,但押金并不好要!房東說,把供應商的錢結完,水電費清完,按標準把房子恢復原樣,還了鑰匙,才能退押金。

“可我現在手頭上一分錢都沒有了,房東要求恢復原樣,我之前花了十幾萬裝修,怎么恢復原樣?要是把房子拆了,拆了房東又說結構壞了,再訛我一下咋弄?”趙老板急得直掉眼淚。

2

“北漂10年,攢了40萬開餐廳

才營業2個月就倒閉了!錢全打水漂了!”

“放棄了在北京開滴滴的工作,我滿懷理想投入餐飲業,花了40多萬開了家餐廳,沒想到在營業兩個月,停業兩個月后,倒閉了!”

這是河南平頂山一個叫可可的餐飲老板的遭遇。可可是一個餐飲小白,在做餐飲之前,曾經在北京開了2年多的滴滴!北漂10年后,可可和老公選擇了回老家開餐廳。

“終于可以帶著孩子回老家了,以后再也不用跑滴滴了,終于解脫了!”

最后一次開滴滴時,90后媽媽可可忍不住喊道!新生活馬上就要開始了,可可對未來充滿憧憬。

“去年年底,我們在商場里盤了一家店,200平,投了40多萬,賣炒菜,老公管后廚,我管前廳。但生意不是很好,開業不到一個月,我們就裁了2名員工,后來店里的收入連桌布都洗不起了,只能把桌布撤下了。”

屋漏偏逢連夜雨,不溫不火營業2個月后,疫情又突然降臨,可可備了好多貨,可大年初一,當頭一棒,因疫情影響,店里一個客人都沒有!可可的店也不得不關門歇業。

1個多月以后,可可終于接到了復工通知,去店里看了看情況,有的菜發霉了不說,整個商場都很冷清,大部分店沒開,開了的店生意也不好,打聽了一下,旁邊一個店一天就接了3單。

“在店里呆了一個中午我們就回家了,我和老公商量了很長時間,終于,在3月10日,我們這個40萬多開的餐廳,在營業兩個月,停業兩個月后,宣布正式倒閉!

(北漂10年后,好不容易攢了錢開了餐廳,卻失敗了,40多萬打水漂,可可陷入了沉思。)

因為我們馬上要交下一個季度的房租了,但照目前形勢來看,餐飲恢復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我們就不想再投入一筆資金,繼續耗下去了!因為我們本身生意就不好,再加上這次疫情,對我們真是雪上加霜,不得不放棄!”

餐廳倒閉了,40多萬打了水漂!但生活依然要繼續,接下來怎么辦?回北京接著開滴滴?可可也不知道未來的路該怎么走。

3

“在沈陽賣熱干面,復業一天才賣30元,

還被舉報,我把房子賣了店轉了,徹底不干了!”

“我在沈陽賣熱干面,好不容易復工了一天就賣30元,還被市民給舉報了!老房子已經忍痛賣掉了,店鋪正在轉讓,還不知道能不能轉讓出去!”

從地地道道的武漢師傅那里學了手藝后,二妞和老公就在沈陽開起了飯館,賣熱干面,開了幾年,也有不少回頭客,沒想到疫情來了……小店生存也變得特別艱難!

“自從恢復營業以來,每天是欲哭無淚啊,一天就賣3碗面,掙30元,一天的費用大概就300元,還沒算上電費、服務員的工資等等,哦,對了,服務員已經養不起了,現在我就是服務員!”

復工生意冷清,每天還虧錢,二妞不得不在自己心愛的小店門上,貼上了“轉讓”告示!

“哎,這次是徹底不干了!可是還有些舍不得!曾經,有個武漢大哥,他是武漢人,在沈陽開公司,每天早上他都開著大奔來我們小店吃面,真的是每天都來;還有一個兵哥哥,他在沈陽當兵,也是隔三差五就來吃面,還有好多好多客戶,都是我的回頭客,真舍不得他們啊!”

二妞還把自家最古老的一套房給賣了,雖然做了多年的買賣,但每天的吃喝等開銷很大,二妞他們手頭上也沒多少積蓄,即使萬般不舍,也只能含淚把房子賣掉。

賣了房本來就很難過的二妞,沒想到接下來的一個事兒讓她更難過了。

“我的心被人拿刀撲哧一下給扎了,真的嗷嗷疼啊!我的小店,被一個市民給舉報了!就因為我賣武漢熱干面!

我就是一個小市民,做著小本生意,只不過我賣的這碗面叫熱干面,氣得我都不知道怎么解釋了!熱干面是武漢的特產,但我是在東北賣的!怎么說呢?老婆餅里有老婆嗎?沒有!海參炒面里有海參嗎?也沒有!我天,我這個武漢熱干面就必須坐落在武漢里嗎?真是哭笑不得啊!總之,我這個小店想生存下去非常困難!”

二妞說,再也不給房東打工了,等疫情結束了,不打算再找門市了,真的是賠不起!以后就買一個流動餐車,準備打游擊戰了!

4

“借了十幾萬開店,一直虧,

轉不出去,房貸養家壓力大,我跑起了外賣!”

“昨天有個新騎手到我們店取餐,30多歲,一聊才發現,他原本是個餐飲老板!他姓吳,吳老板借了十幾萬開餐廳,本來一年下來生意就比較平淡,攢不了什么錢,疫情一來,收入來源直接被掐斷,店鋪還一直在虧損,轉讓也轉讓不出去,只能做起了外賣!”

說這話的是,也是一個餐飲老板,因為店里最近外賣單量少,比較閑,就跟一個外賣員聊了幾句,卻萬萬沒想到這個外賣員,竟是自己的同行。

原來,吳老板自己開了一家夜宵店,投資了20-30萬,其中還借了十幾萬。

但一年下來生意平淡,家里有2個孩子,一個月除去一家人的開銷,加上還房貸,每個月手頭上就只能剩幾千塊,還要還賬,所以手頭上幾乎剩不下錢!這次疫情突襲,吳老板的收入來源被生生掐斷,店鋪也一直在虧損!他算了算,如果繼續堅持下去,會虧得更多,沒辦法最后只好選擇放棄!

于是他就把店鋪轉讓了出去,但受疫情影響,轉也轉不出去。但房貸要還,生活要繼續,沒有辦法,吳老板暫時跑起了外賣,能彌補一點兒是一點兒!然而,這段時間外賣單量也不好,騎手一天也跑不了幾單,也很頭疼!

聽了他的故事后,我心里也很難受,本來開一家店,為了讓家人過得更好,最后反而過得一團糟!經過這個疫情,我建議大家:

1、不要盲目投資,因為每個行業水都很深;

2、餐飲小白不要盲目開餐廳,除非有高手帶,然后把市場行情摸得很透徹,不然的話你這個錢進去很可能就是打水漂!

3、我們生活要有計劃,不要手里一有點兒錢就去貸款買車買房,我們手里面一定要留有一點兒資金。

4、不要相信所謂的成功學,當別人教你你怎么掙錢怎么成功時,其實他在想怎么掙你的錢!”

職業餐飲網小結:

“沒有神的光環,你我生而平凡!”

餐飲是個勤行,對我們絕大多數餐飲人來說,就是討個生計,掙個糊口的錢!

可一場疫情,比一場大火還狠,像“凌遲”一樣一點點折磨著餐飲老板,直到我們全面潰敗!

在現實面前,什么語言都顯得蒼白!

投資有風險,干餐飲有風險,希望餐飲小白們一定要謹慎創業,也希望我們暫時失利的餐飲人不要被生活打趴下,反思、總結、調整,祝愿東山再起!

天堂乐fun88